首页 短篇

权臣养妻日常

展开

权臣养妻日常 草灯大人 著

已完结 签约 VIP 短篇短篇小说

16万字| 2.33万总收藏

微博:@Dear草灯大人

寒门出身的状元郎谢君陵自小养了个小夫人,不能吃,只能看。
小夫人陆宝儿对此不满,以为是自个儿腰身窄瘦,年纪太小,惹得夫君兴致缺缺。

再后来,她才知道,哪是嫌弃,明明是端着高冷谱儿,将她一两一两肉养大,再为所欲为。

这是一个各路神仙打架想撬走正牌夫人,而傻娇妻稳坐官夫人位置,且看着夫君一路青云直上的故事。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草灯大人

  • 作品总数

    3

  • 累计字数

    105.85万

  • 创作天数

    331

其他作品

  • 皇城金膳斋

    作为组织最厉害的杀手玲珑,接到任务要去盯着金膳斋白梦来老板。 哪知道,她还没来得及执行任务,就被迫签了主仆协议。 狠辣杀手玲珑:“???” 白老板冷哼:“愣着做什么?金膳斋可不养闲人!想偷懒?怎么,你是想当老板娘吗?” 这是一个看起来很强大很飒的杀手被看起来很弱小无助的老板吃得死死的探案甜宠故事。 【英姿飒爽女杀手玲珑vs面慈心黑白老板】

    加入书架
  • 吉祥县令

    我的微博:Dear草灯大人(天天发日常,欢迎来玩~) 搞笑可爱推理探案文,霸道佐官爱上我的故事! 夏知秋是个女扮男装的七品芝麻官,任吉祥镇县令。原本想着混吃等死度日,哪知道遇上了送上门的幕僚师爷谢林安。悬案疑案接踵而来,在谢林安的帮助下,她屡破奇案,政绩大好。 眼见着要升官发财,夏知秋良心发现,问谢林安:“我总是揽走师爷的功劳,这恐怕不太好吧?” 谢林安冷哼一声:“你要钱,我要人,各取所需,不好吗?” 夏知秋:“?” 就这样,小绵羊夏知秋被乖乖大饿狼叼回了窝里,还帮着狼数钱呢!

    加入书架

更多迷妹周榜

  • 1

    落禾舞

     212 迷妹值

  • 2

    暂无

     - - 迷妹值

  • 3

    暂无

     - - 迷妹值

更多迷妹总榜

  • 1

    西兰花也是花

     2,567 迷妹值

  • 2

    许有容

     1,298 迷妹值

  • 3

    闲yu柑

     938 迷妹值

  • 4

    夏夜星光海

    902
  • 5

    岁媛媛

    792
  • 6

    旦旦吃淡淡

    680
  • 7

    啊阿江

    652
  • 8

    贵族王子幼恩

    599
  • 9

    小夏美女

    598
  • 10

    子冬眠

    588

同类推荐

  • 全网都磕我和影帝的cp

    慕色晚晴

    林苒,娱乐圈神颜女神,美得明艳张扬,凭着网剧出道,却背着花瓶的名号,臭名远扬。傅琛,娱乐圈最年轻的三栖影帝,凭一张脸成了万千少女心中的男神偶像。两人在一档恋综上相遇。恋综开播前,影帝傅琛粉丝集体抗议。“林苒恶心,离我家哥哥远点,滚出娱乐圈。”“整容脸,白莲花,求求你退圈吧。”……恋综播出后,粉丝纷纷转成了CP粉。“卧槽,好甜,求求你们在一起。”“傅琛居然会逗女朋友开心,甜齁了。”……后来。两人合作

  • 穿成病娇死对头

    向风偏笑

    【练笔,慎入】-病娇少年x贪生怕死小软包周自柔穿书了。穿成小说里的恶毒女配,周府嫡小姐,同名女配周自柔。恶毒女配不干人事,每天最喜欢干的事就是挤兑林家庶女林渺渺,和欺负被林府收养的小少年裴盏。作为原书男主的裴盏极惨,真实身份是流落在民间的小皇子,有灰暗抑郁的童年,在林府爹不疼娘不在,从小苟且偷生长大,内心阴郁。书中,他一直卧薪尝胆,忍辱负重,后来皇帝临死,以千万赏金寻当年皇子,裴盏身份才得以曝光。

  • 献给亲爱的陆先生

    萌大七啊

    震惊!医科大的高冷学神恋爱了,对方比他小七岁!结果谈了一年左右,无缘无故分手了。五年后,男神突然结婚了,结婚对象还是她!一次同学聚会上,众人调侃,“你跟陆从安结婚是因为相爱吗?”她喝的有点醉,却异常气愤的说,“结婚是被逼无奈。”旁边,陆从安淡淡的扫她一眼,低声,“白疼了。”谁知,她突然站了起来搂住了陆从安的手臂,说:“但是我们是真心相爱的。”

  • 爱到穷时尽沧桑

    秋二喵

    三年婚姻,江暖和沈年形同陌路。离婚前江暖说:“我快死了,能不能留下陪我?”沈年讽刺道:“为了让我留下,这种谎都敢撒?”离婚后沈年说:“江暖,你在哪?我相信你了,你见见我好不好?”江暖留下一封信,仅八个字——既已错过,回头无用。她早就死了,死在最冷的那个冬天。